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真濫情] 如果我現在才開始熱血

我如何儲存一段愛情,提供這次參加學運的大家一個方案。
關於以後如何看待這時青春的自己。

請將所有的感覺記得:
你被振奮的善意,你相信改變的希望,你的恐懼,你的不服氣。

誠實檢查你所有的感覺:
我是否人云亦云?我是否耽溺激情?我是否臨陣怯弱?
我是否仗勢欺人?我是否迷信權威?


點播:今天沒有搞笑,我的熱血愛歌!




最近公民運動熱絡又熱鬧。我有支援、也給一些意見、也實際支持。
這兩三年有過幾次,滿習慣的。
但這次去現場,突然被我已經免疫很久的「一起熱血沸騰」感染。
我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後來想想,原因可能是我最近整理舊照片想到了比較青春的時候。
而比較青春的時候又大部分關於H。


我曾以投入社會運動的方式使用青春。
在一個社會運動突然冰凍的年歲。
在和H交往的第一年。

我念的科系是適育文青+憤青土壤。
22歲我抽著菸、拿超低的薪水、做超苦的工作,拍紀錄片、支持達悟原運,
以及,和H談戀愛。

大學畢業後,我在高中好友間,象徵的符號有微妙的變化。
在大學時他們過著考期中期末、準備碩班入學這類生活,我講到的是八卦演藝或電影票房這種話題。我和他們有著五光十色令人羨慕的距離。

大學畢業後,碩班身份只用來逃兵用,我苦得跟渣一樣的工作、越來越像哲學/社會學的話題。還是有距離,換了一種,我讓他們覺得無法實際瞭解又理想性高…而且,有點尷尬的尊敬和尊重。

不過,和好友頂多會約喝喝酒打屁或過年在鄉下一起瞎晃,這尊敬帶來的尷尬感不頻繁。
但我和H,我們是戀人,我們時常面對這種差距。


我參加草根運動是浪漫、瀟灑; 而偏偏H必須務實的生活。
H的家境和我不同,他的生活壓力讓他有點稚氣的長相,除了帥氣還有著「實際」的眼神。
我們少有的共通點是都學藝術和設計,他有路徑喜歡我的心靈。
我一邊工作一邊寫在My Space的部落格文章,是他喜歡我的原因之一。

現在想起來,那些文章寫著的,
是讀了傅科、班亞明、馬克斯和桑塔格之類的文本,
在一知半解下,添加了頹傾浪漫的青春血氣寫成。
內心湧動不得不寫出來的氣力是足夠的,或許,這能打動人吧。

他喜歡這樣的文章,他喜歡上這樣的文章的作者。
但應該沒料到跟他交往會是辛苦的愛情吧?

我不知道他如何忍受、度過種種的「我不一樣」。
我不確定我的那些不一樣是我們得以開始戀情嗎?
但至少在第一年的交往裡,是我們之間很大的阻礙。

比如,他在兩份打工中排出的假期,一起入睡對我們很珍貴。
半夜兩點手機響了,我卻要開車一路到台東搶拍天亮行動的畫面。

比如,熱烈想討論政論節目的話題,卻要被我進行「獨立辯證」的教育。

比如,我要不就失眠,要不就累得手機都不知道放哪裡,
而他固定而有限的每日通話時間我常常漏掉或忘記。

比如,我連接男友電話都還很不自在,所以,儘管他用甜蜜的開場白,
在拍片期有旁人在我總回應一種格外詭異的語氣。

一年後,有些變了,有些沒有。

變的,是我減少參與、或者說對那樣的社會活動保持距離。
我和H以「我們」的關係也往下走了幾年。

不過,我浪漫他務實的差異始終會隨著「長大了」而無法忽視。
於是結束了戀情。

我竊想如果我現在才開始熱血,我可以支持下去,
我和H會不會不必走向分開的結局?

是因為一種憂鬱。
所以我一年以後就改變參與運動的份量且有了一雙冷淡的眼睛。
這種憂鬱可以描述得非常具體,用一個場景。

那時在都蘭。在那個有名的糖廠。是夏夜。
我與一群長我一倍年紀的原住民、紀錄片工作者
一群因阿扁事件失落的過期憤青。

酒喝著,唱著美麗島那些自己寫的給夢想、青春的歌。

這些長輩有某種風骨,畢竟黨外人士到了阿扁執政時期,
他們都曾拒絕某種權力的邀請。
他們茫然於似乎毫無起色、完全打趴的「公眾運動議題」:
關於核廢料、關於海洋保育、關於東部開發等。

他們常講笑話悶中作樂,也談當年變樣的伙伴嘆世易心移,然後一笑置之。

這天,話題突然講起某個人。他們以他的性向當作開玩笑的話題。
我是聽眾,頓時有點尷尬,雖然他們不會搭理我。

接著,我覺得很悶。
因為跟他們一起,我是以參與來致敬的。
他們笑著、嘆著之間無意流露的自我懷疑,
我用待著、看著告訴他們,你們值得尊敬。

時窮節乃現,在現實中發生是很殘忍的。

但年輕的我敬重你們對困難的事情能堅持的氣節,以跟你們在一起的方式。
只是他們的笑話,正是另一種氣節要面臨的挫敗。

邊緣往往在某些主流問題歧視另一種邊緣。
一切都太重、太困難。

所以我覺得悶。

這時,我手機響了。
出去接。
都蘭灣的天上沒有月亮,天蠍座橫在南邊,仰頭有銀河。

好幾天沒有用情人的語氣哄他,好久沒有把亞太的手機講到發燙,
我在蘭嶼割傷的傷口還紅腫、有些濁熱,
我沒打斷他談著敗犬女王還是某個台劇哪裡好看....

那一種憂鬱,降低我後來行動參與社運的運作的意願。
都蘭灣那晚是開端,之後越來越多各懷氣節、卻互挫氣節的失望。

參與對公平價值、族群正義的爭取裡,
我面對失敗、我認識到我的怯弱、我看到太難的考驗,
而且我無法怒罵誰做錯,指控誰變節,因為我太理解他的難處。
悶著就繼續滋養那份憂鬱,直到變成一抹我必須一直帶著的空氣裡的淡灰色。

都蘭灣那晚,也同時讓我知道哪裡是可以卸下驕傲的地方,
放下裝作正義的姿態,才能找尋自己的正義。
H。

我開始學習與H經營我們。
我們很好,一起跌跌撞撞的變成大人,
一路,我始終無法分享的少數問題之一,是我空氣裡看得見那一抹灰色。

那時也結交的年紀相近一點的朋友,他們還繼續為社運努力。
我則有新的冒險,也轉到的新專業,恰巧因距離可以貢獻一些想法和觀點,
當時最投入的,現在最一致的保持著距離的是我。

我認定奮不顧身的氣力是有額度的。
我一下子太揮霍,現在只能保持距離,但確保不會用罄。
當朋友憤怒離去,我安撫,又回心轉意,我鼓勵。

但我是渡船客。只在江上看。

靠岸的話,
會看破太多那些意氣風發背後的空虛,說一兩句當提醒,雖總出問題時才會被想起。
當眾人歌聲正揚我發現走音得太集體,我不說出口,免得太煞風景。


有一雙過度冷淡的眼睛,這次卻被意外撥動,
還想像著如果我在公民運動比當年活躍的現在,才開始熱血會怎麼樣?

我會是不一樣的符號。

就像近幾年,聚會,我的高中同學開始又覺得我是特別的,對我感到敬意:不尷尬那種。
一方面,他們開始是某種中產階級,到了關心社會的年紀,我轉貼還在社運的朋友的FB
他們總熱烈響應。或許他們接觸這類訊息的管道太少了。

一方面,聊近年開始熱絡每個社運活動,我講出我的觀點(我並不總是同意),他們欽佩我過過那種生活的苦,才可以有資格講我的不同意。


如果他們看待我的眼光會變,H也會吧

如果我是現在開始熱血,現在與H開始相戀。
H會認同的,他會更懂,而我會無庸置疑的更強壯。
因為他是支持我變成更好的人,最重要的力量。

這是美好的想像。

跟「融入群眾熱情」一樣,我對「重回青春的美好想像」也免疫已久。
原來,我想念他的感覺藉著一個新的可能而又浮現了。
關於我如果在現在才熱血,我和他可能有個新的故事。
所以我對群眾的熱情失守,感染重回美好青春的病毒。


因為我想要H和我有不同的故事。一個至今我還有他相伴的故事。
不過,想到這裡我就打住了。


我明白事實是,
就算是現在開始熱血,我選擇的應該還是太困難的任務。
我會近乎故意的不成功,會擁抱接近必然的挫敗。

因為我的青春是驕傲的,而且是太驕傲的。

這個事實比較不美好,但我接受很久了,
還學著靜靜與淡灰色的空氣相處,舌根習慣一點苦澀。

一切都還行。
我失去H的感傷偶爾會趁隙襲來,會有點不舒服,
就像這次在這個情境裡不小心的感染。

以致於我對再一次度過青春產生錯誤的判斷。

我決計不需要再一次度過青春。過去那個,已經足夠好了。
因為那個青春裡,
我和H「那樣」相戀:開始、阻礙、陪對方長大,為彼此退讓,還有分開。

再一次度過青春,我沒信心比那樣和H戀愛更好。


值得珍視的一段愛情過去。
當然漫長的以後會有不舒服、會有想念,會偶爾脆弱得想重新過一次青春,再愛一次。
這段戀愛的一切的好,是此刻難受的原因。
這段愛情一切的珍貴,卻也是接受和度過此刻不舒服最好的理由。

我和你有過那些,所以偶爾,我會難過,但我也會不再難過,因為我和你有過的那些。


我如何儲存一段愛情,提供這次參加學運的大家一個方案。
關於以後如何看待這時青春的自己。

運動終會結束,結局終會發生。
你可能會對結局有特定情緒。但別因為結局而影響對過程的評價。
當一首流暢的交響曲結尾,突然有刺耳的鑼聲,我們常說:「這毀了整首曲子。」
不過,這不是事實。這首曲子除了一個音之外都很完美。

請將所有的感覺記得:
你被振奮的善意,你相信改變的希望,你的恐懼,你的不服氣。

誠實檢查你所有的感覺:
我是否人云亦云?我是否耽溺激情?我是否臨陣怯弱?
我是否仗勢欺人?我是否迷信權威?

所有經歷的感受和誠實的評價,都是值得珍惜的。
像一段你投入的愛情,你必須要認真的愛著。
有好和壞的情緒,有對和錯的處理,有甜美和苦澀的回應。
然後結束之後,你更懂得怎麼面對愛情/群眾運動這件事。

只是,不可以放棄參與,就像不要停止相信愛情。

2 則留言:

  1. 剛考完的高三生2014年3月22日 上午3:34

    哈囉 看過你的文章滿多次的 但這是第一次留言
    很喜歡你的筆觸 尤其是帶點搞笑的滄桑 哈
    加油喔!! 一定要繼續創作下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恩 我盡量。 才高三 很棒 世界是你們的! 加油!

      刪除

你好,歡迎你對我的文章發表看法,請附聯絡方式我會回應。
如果你是對文章有興趣,或是僅僅想要鼓勵我繼續寫,我會很開心。
回應達一定數量,是我寫作的動力,希望你們讓我知道我不孤獨,寫個推我也很開心。

如果目的是想要交友的話,請附上你們有開放相簿的FB連結或其他交友網站連結,謝謝。